歲月留痕

一段彌足珍貴的軍運之旅

來源:網信中心 時間:2019-11-06 作者:田奕姍 編輯:田奕姍

2019年10月18日至10月27日,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在武漢盛大舉辦,這是繼北京奧運會后我國舉辦的規模最大的國際體育盛會。來自109個國家9308名軍人運動員、數萬名外國來賓聚集于武漢,共同參加了此次盛會。作為一名長江水文人,我非常榮幸地參與到了此次軍運會賽事的籌備和語言服務工作中。從完全脫崗“備賽”到軍運會的閉幕,雖只有短短半個月的時間,卻發生了無數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情……

一、“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圖1.jpg

(圖一:語言服務處的翻譯老師靠墻訓練站姿)

10月13日,距軍運會正式開幕還有5天,早上7:40,身著藍色運動裝的工作人員、綠色運動裝的“小水杉”(本次軍運會志愿者的統稱)、黑色制服的保安與藍色制服的語言服務人員均已準時到崗,給這個被秋日清晨的陽光灑滿的足球(江岸)競賽委員會辦公大樓更加增添了斑斕色彩。

與我一起共同承擔武漢全民健身中心足球比賽場地各項語言服務工作的還有來自江岸區教育局指派的中小學英語老師們。這幾天,我們經歷了軍運會英語用語規范培訓、賽事知識培訓、足球知識及術語培訓、國外軍人級別及軍銜培訓等,厚厚的幾沓資料還正在消化過程中,一大早競委會接待及語言服務主管危處長又給我們布置了新的任務——由星級酒店禮賓經理教授的翻譯接待禮儀培訓。這次培訓對于我們翻譯人員的站姿、坐姿、走路的姿勢、指引的手勢、面部的表情等都做出了統一細致的要求。禮賓經理說:“各位翻譯老師是外賓接觸咱們武漢的重要窗口,所以我們一定得保證我們的規范性和專業性。”各位優秀的老師們紛紛點著頭,一邊細致地做筆記,一邊認真地詢問,一絲不茍地對待著每一個細節。培訓結束后,老師們還自發地開始了“角色互換”式的演練,互相規范站姿坐姿;并按照《第七屆軍運會英語規范使用手冊》,再一次梳理了貴賓接待和服務的規范用語,小小的語言服務處辦公室好像變成了老師們備課的辦公室,身在其中,我也格外干勁十足。幾位老師得知我有海外留學背景,還會特意來詢問我,怎樣的表達方式更加地道,本來還擔心“班門弄斧”的我,一次又一次被老師們對英語這門學科的嚴謹和認真打動著,小小的語言服務處辦公室好像又變成了學術討論廳,我們互相討論著、記錄著、學習著……

大賽將至,所有翻譯人員都非常明白:軍運會是一項非常嚴謹的體育賽事,與大家平日的工作不同,我們將要直接面對的大量的外賓友人,過硬的專業水平不僅是工作需要,更關乎著各自單位的形象、城市的形象、國家的形象。“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只有充分更充分的準備,才能讓我們在即將開始的大賽平臺中展現出最好的中國·武漢專業水平。

二、語言是溝通的橋梁

圖2.jpg

(圖二:軍運會足球項目語言服務部分培訓資料)

10月15日,武漢全民健身中心足球場今天開始 “試營業”,迎來了第一批前來賽前訓練的球隊。早上十點,愛爾蘭隊和阿爾及利亞隊陸續抵達了1號球場,我們的翻譯工作也正式開始了。原本以為前期的反復培訓、演習和對足球術語的集中學習,準備應該還算比較充分了,但現場還是遇到了很多意料之外的翻譯“狀況”。在和愛爾蘭領隊交流過程中,他問我:“How many football pitches do you have?” 我一下子愣了神,pitch?這不是動詞投擲的意思嗎?有幾個投擲足球的地方?難道是想問有幾個足球場嗎?我不太確定,于是向他確認道:“Do you mean football fields?”(“你指的是足球場嗎?”),他馬上點頭答是。關于足球場地我們之前經過學習培訓知道的說法不少,football field/venue, 大一點的場館叫做stadium,但football pitch似乎沒怎么聽說過。為此我專門詢問了在場的一名FIFA技術官員,他告訴我,一般在英超等歐洲聯賽中,形容不大的場地用football pitch比較多,而在美國、加拿大等地,用football field更常見,我才恍然大悟。

在另外的阿爾及利亞隊那邊,我們也遇到了困難:阿爾及利亞隊英語不太好,口音很重,也沒有隨隊的法語或者阿拉伯語翻譯,訓練剛開始,他們就找到場館負責人,表示想要借幾個 “balloon”(氣球),我和另一位翻譯詢問了幾次,得到的答案也還是“We want some balloons.”(我們想要一些氣球),足球場里借氣球?大家都懵圈了。這時我突然想到培訓里強調的,有些國家英語口音偏重的,可以要求他們寫下來或者畫下來,于是我馬上掏出隨身攜帶的小本子,請這位領隊直接畫出他們想要的東西,直到本子上慢慢出現了一個足球的圖像,我們才恍然明白,他們只是想問有沒有訓練用的足球,而由于口音偏重,他們將ball(球)發音成了balloon(氣球),讓人啼笑皆非。訓練順利開始,大家都以為可以歇一口氣的時候,“狀況”又發生了:阿爾及利亞隊一名隊員訓練時拉傷,叫來了我們翻譯人員,但由于他們英語不太好,連比劃帶手勢加上偶爾蹦出的英語單詞也沒讓我們整明白他們到底想要去醫院做哪種檢查。情急之下,我們想到了手機里的“有道翻譯官”APP,于是我們將軟件打開,調成了阿拉伯語與中文的直接對話模式,隊員們對著手機說一句阿拉伯語,馬上就能翻譯成中文播放出來。通過這種方式,大家才終于明白,阿爾及利亞隊的受傷隊員想要去做超聲檢查,并在“有道翻譯官”的幫助下,成功地將受傷隊員安排到了軍運村的專業醫院進行就醫。

正式“上崗”第一天,我徹徹底底感受到了真正的翻譯實戰現場,會有很多大大超出書本和培訓范圍的各種想象不到的“狀況”和“意外”,一個真正優秀的口譯工作人員,不僅需要有過硬的語言能力、敏銳的翻譯速度,還需要熟練掌握該領域專業術語,并具備有隨機應變的能力,才能最高效地發揮國際活動中一名翻譯人員應有的價值。

三、突如其來的貴賓

圖3.jpg

(圖三:國際軍體理事會主席皮奇里洛上校(右二)、法國代表團團長波特蘭(左二)與全民健身中心語言服務工作人員親切合影)

10月16日,全民健身中心足球場迎來了第一個正式比賽日,四場小組賽即將在這里的四個球場同時開賽。前一天晚上,語言服務處的工作群里還在激烈討論著貴賓接待方案直至轉鐘,大家對于即將開始的大賽緊張中充滿了期待。然而,天公不作美,16日一早,驟降10度的氣溫和越下越大的秋雨似乎想偷偷考驗著大家。但不知是由于這是軍運會最早開賽的項目之一還是源于外國友人們對足球的熱情,一大早我們就接到通知,即將到來觀看比賽的各國貴賓和技術官員們已達17批次,共計30余人。危處長打趣道:“第一天開張生意就這么好啊!”

8:30不到,我們語言服務處的翻譯老師們就已經到各自負責的場地就位。但開始工作了才發現,翻譯和接待任務遠遠比我們想象中重得多:前來看球的貴賓和技術官員需要翻譯陪同、接待;賽前雙方球隊、裁判與場地負責人之間的交流需要翻譯;賽中出現的狀況問題需要翻譯處理;賽后貴賓離開和球隊混合采訪也需要翻譯處理……每個場地的2名翻譯人員變成了球場上的“香餑餑”——“翻譯老師在不在,這名球員到底要什么,我沒聽明白”、“翻譯老師,我們要確認首發名單,快幫忙跟領隊說一下”、“翻譯老師,貴賓馬上到了,趕快去迎接下”……

開賽第一天,所有翻譯人員“火力全開”,但還是忙得“不可開交”,中午隨便扒了幾口盒飯又繼續為下午的比賽開始準備。隨著下午比賽的開始、貴賓的安排妥當,我們幾位翻譯人員剛剛放松了心情,群里突然跳出一條@我的消息:“田老師趕緊到2號場地來,重要貴賓即將到達,需要增援!” 我一邊納悶著哪個貴賓如此重要需要3位翻譯老師就位迎接,一邊加快了風雨中前往2號球場的步伐。到達2號場地后,危處長低聲跟我說:“待會國際軍體理事會主席過來觀看法國隊比賽,準備接待!”我連忙點頭,開賽前就聽說過國際軍體理事會主席赫爾維·皮奇里洛上校(Colonel Hervé Piccirillo),但今天要見到他本人,還是既興奮又緊張!很快,皮奇里洛上校一行到達了2號球場門口,遠遠看到身著運動衣,高挑清瘦但十分精神的主席先生,我快步迎了上去:“Welcome, Mr. President!” (主席先生,歡迎您!),他禮貌地回以微笑,上樓梯還示意我先走。當皮奇里洛上校抵達場地主席臺,在場的所有法國貴賓、官員和技術人員不約而同地起立向他致敬:“Mr. President!” (主席先生!),皮奇里洛上校也非常友好地跟在場每一位官員一一握手,碰到幾位老朋友還熱情擁抱、愉快聊天。最終這場小組賽法國男足遺憾落敗,但皮奇里洛上校比賽結束后仍舊非常友好地向在場的工作人員致以感謝,連水都沒來得及喝上一口,就匆匆地趕往了下一個目的地。

開賽第一天,天氣不給力、工作量爆棚、突發狀況極多,但由于賽前準備較充分,語言主管靈活調配、各位翻譯老師積極配合,我們最終良好地完成了賽事第一天的翻譯接待任務!萬事開頭難,圓滿完成了第一天的“艱難”任務,也讓我們語言服務小分隊對之后的翻譯工作多了更多的信心和干勁!

四、開幕式后的觀摩團

圖4.jpg

(圖四:第四屆世界軍人冬季運動會舉辦方德國觀摩團在全民健身中心4號場地參觀調研)

10月18日晚,軍運會開幕式在武漢體育中心舉辦盛大舉辦。整個開幕式別出心裁、氣勢恢宏,武漢向全球觀眾呈現了一場“史詩級”的視覺盛宴。10月19日,全民健身中心球場比賽第4天,經歷了前幾天的“大戰”,大家對于自己的翻譯工作更加駕輕就熟,相互之間也更加配合默契。而今天的全民健身中心球場除了到場地觀看各自國家比賽的貴賓和官員之外,還迎來了一批來自德國的觀摩團——由中校哈拉爾德(Harald)帶隊的一行6人。在交流中,我們了解到,第四屆世界軍人冬季運動會將于2021年3月在德國貝希特斯加登舉行,他們是這個冬季軍運會的主辦方,此次隨隊來到武漢,也是聽說武漢這次軍運會準備充分,想要借此機會參觀學習。該觀摩團中負責德國冬季軍運會后勤工作的羅納德(Ronald)中校對18日晚舉行的開幕式贊嘆有加:“這絕對是奧運賽事級別的開幕式”,并笑說:“你們開幕式太成功了,給了我們很大壓力。”聽到我們在討論開幕式事宜,年輕的中尉托比亞斯(Tobias)特地走過來問我:“昨天開幕式中那些聯合國和平衛士,是真的軍人嗎?我敢打賭他們一定是專業演員。”我十分肯定地回答他:“那些絕對是真的軍人,他們為此次軍運會開幕式進行了好幾個月的排練。”聽了我的回答,托比亞斯連連稱贊“不敢相信,簡直太厲害了!”聽到他們對此次軍運會的各項籌備、軍運村的各項設施設備以及開幕式恢弘演出的大力贊嘆,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武漢吖,我由衷地感到自豪和驕傲,記得在海外求學的時候被問到從中國哪里來時,“Wuhan”似乎一直都是一個對于外國朋友而言比較生疏的地名,而如今,這場國際盛會的盛大開幕和完美呈現,讓國際社會更多友人不僅知道、了解了武漢,體會到了武漢的風采和熱情,更被這座城市的現代和文明所深深震撼!

五、 “體育傳友誼”

圖5.jpg

(圖五:小組賽第三輪比賽結束后,美國女足與中國女足友好合影)

10月21日,女足小組賽第三輪,美國隊對陣中國隊的比賽在全民健身中心1號球場如期開賽。小組賽前兩輪,中國隊陸續戰勝韓國隊和德國隊,提前一輪晉級4強,美國隊則遭遇兩連敗,在小組中名列倒數第一,這場比賽可謂是美國隊小組出線的關鍵。雙方隊員提前一個半小時抵達了球場,美國隊的休息室不一會兒播放起了流行樂,隊員們跟著哼唱,還不時傳來銀鈴般的笑聲,顯得格外得輕松;而另外一邊中國隊則更加低調穩重,主教練和后勤人員不時進進出出,球員們也在休息室進行著拉伸訓練。比賽開始,中國隊一開場就踢得十分積極主動,隨著第17分鐘的進球,中國隊勢如破竹,美國隊奮力拼搶,也沒能力挽狂瀾,最終中國隊以4:0大勝美國隊。比賽結束哨聲響起,已經確認淘汰的美國隊卻并沒有表現得那么低落,在向觀眾致敬之后,美國隊主動邀請中國女足姑娘們一起合照、互贈友誼徽章,然后又像老友一般互相擁抱、攀談。看到這一幕,我不禁有些觸動,這不就正是“體育傳友誼”的軍體精神的真實體現嗎?

賽后,美國女足教練德里克(Derek)爽快答應了賽后的記者發布會的邀請,并在記者會的一開始,就贊嘆了此次軍運會組織之杰出,并對于東道主武漢的熱情款待致以了最誠摯的感謝。在整場記者會中,德里克教練坦然總結了美國隊這次落敗的原因,并對中國隊本場比賽的表現給予了非常高的評價。美國女足隊員們賽后也熱情地接受了來自國內外媒體的混合采訪,在球員大巴車里還一直與工作人員和志愿者們揮手道別。與之前接觸到的好幾只因為落敗而不愿接受采訪也不愿召開記者會的隊伍不同,今天的這場比賽,美國女足的樂觀、坦然和自信,讓我感受到了她們對于快樂體育的深刻詮釋,也讓我深刻感受到了軍運賽場上,跨民族、跨種族之間的交流和理解與收獲的獎牌和榮譽同樣重要。

后記

圖6.jpg

(圖六:作者參加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的工作牌及收獲的友誼徽章)

軍運會落幕至今雖已近半個月,“小水杉”們為過生日的巴西男足隊員齊唱生日歌;保安師傅主動幫助外國媒體修理三腳架;保潔阿姨在電梯中遇到外國友人主動讓其先行……這些說不清的故事和動人場景仍舊在我腦海中清晰閃現著。

感恩單位給予的這次難得的機會,讓我很榮幸地成為了千千萬萬軍運“后援團”的其中一員,為這一盛事的成功舉辦發揮了一技之長,貢獻了綿薄之力。參加這次軍運會翻譯服務工作,讓我得到了翻譯業務能力的鍛煉、專業技能的提升;深刻體會到了“體育傳友誼”的真實意義;讓我明白“兵馬未動糧草先行”的意義——本次軍運會的巨大成功,與組委會和執委會長達數年的精心組織、細致安排是分不開的;也讓我感受到了眾志成城、齊心協力在團隊協作中的非凡意義。隨著長江水文的壯大和發展,外事活動、國際合作的增多,翻譯工作日漸成為水文工作開展中不可缺少的一筆。日后我也將帶著這趟難忘之旅的滿滿收獲,用“軍運”式的嚴謹和專業,更好地投入到水文翻譯及其他工作中,為進一步推進單位“四個水文”的發展貢獻自己更大的力量!

責任編輯:楊杰
關閉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