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留痕

水文局在湖南開展河湖長制督查工作

來源:機關黨委 時間:2019-09-26 作者:陳春華 編輯:楊杰

8月底,G81次列車像往常一樣按時停靠在懷化南站,長江委水文局派出的一支小分隊乘著夜色悄悄潛入湘西大地, 2019年第二輪河湖管理第六督查組(劉少華、陳春華、余可文)奉命對懷化、湘西、張家界、邵陽、常德等地區展開河長制督查暗訪。

01.jpg
制訂“作戰方案”

簡單晚飯后,少華組長立即召集我們制訂“作戰方案”,確認復核問題,規劃巡查路線,落實后勤保障,明確任務分工。此次河長制督查需要對于地方上報已完成整改的重大問題要全部進行現場核查,對于水利部問題臺賬中存在問題的河湖,每個河湖現場核查2~3個問題。細心的可文早已將督查地區的水系河流和待核查點的坐標全部標到地圖上,她將地圖連同電腦輕輕地往我這里一推,然后溫柔地說:“怎么走聽你的”。本著做好督查工作的態度和在美女面前不表現更待何時的想法,我使出平生所學,在最短的時間內,利用動態規劃算法和動態時間彎曲距離算法,構建出一套我們稱之為“Z字形縱橫推進”的巡查路線方案,得到少華組長和可文的認可。由于每天工作結束時間不確定,我們決定巡查到哪里就在哪里“安營扎寨”。有過多次督察暗訪經驗少華組長,給我們講了一些督察暗訪的注意事項,包括安全、形象、裝備、緊急情況處置等,受益匪淺,也感受到了督查暗訪工作的不容易。一切準備就緒,我們各自檢查裝備、對表,明早8點整出發。

第二天一早,我刻意地把胡子刮得干干凈凈,皮鞋擦得锃亮,收拾整齊,以良好的形象、飽滿的熱情、高昂的斗志投入到河長制巡查暗訪工作中。

我們按照規劃線路,首先沿著沅水流域一路向南。一路上,群山崢嶸險峻、古老蒼勁,河流溪溝縱橫、水流決決,山間的吊腳樓鱗次櫛比,路邊的野花盎然嬌艷,一幀幀古樸典雅、活色生香的湘西美景映入眼簾。來不及細細品味這“何人水墨秋毫外,十里湖西尺寸間”的湘西美景,一心只想找到那藍色的小牌牌(河長公示牌)。

微信圖片_20190926124408.jpg 微信圖片_20190926124416.jpg

跨過山溝河流 一片蒼茫,巡查的路很長

越過起伏的山嶺,走過崎嶇的山路,穿過擁擠的小鎮,踏過茂密的草叢,河邊、提防、橋頭、渡口、碼頭,養豬場、沙場、菜地、漁場到處留下了我們的足跡。每到一處,核查問題,現場拍照,打開河湖管理督察APP上傳到訪記錄,撥打河長公示牌電話,詢問河長和河長辦工作人員關于河長制的工作情況,向沿河群眾了解河長制工作的落實情況,我們按照既定程序和分工一氣呵成,井然從容、一絲不茍。

微信圖片_20190926124340.jpg

晚上總結整理一天的巡查情況

可文兼負責后勤保障,我們每天結束的時候,都會對可文玩笑地說“晚上在哪兒睡聽你的”。雖然臨時“安營扎寨”的計劃讓可文有些手足無措,但每次她都會周到考慮、精心安排,有時還有小驚喜。回到賓館,說實話確實已經很疲憊了,但是有經驗的少華組長還是帶著我們堅持把一天的巡查、詢問、到訪情況總結形成文檔,再根據當天的巡查情況,微調第二天的行程。

已記不得是巡查的第幾天了,我們按照原計劃完成沅水流域的巡查,向澧水流域進發,經桑植縣,前往澧水北源。根據要求,我們要在澧水北源五道水鎮復核一處銷號問題,并在澧水北源另外巡查一個點。也許前面的巡查工作進展太順利,老天好像是為了故意呼應四川組的“塌方、落石、高原山區”,今天一路遭遇封路、迷路、顛簸、沒信號等諸多不利,再加上新增巡查任務的中途臨時停車的影響,使得這一天的行程顯得有點不在節奏。摸索中趕到五道水鎮,卻找不到相應的河長公示牌,哪怕位置和角度刁鉆一點都可以,別沒有啊。不忘初心的我們哼著《耶利亞女郎》的小曲(我一定要找到她……),沿著澧水北源河邊仔細搜索,偶爾看到一個藍色牌子比看到美女還興奮,走近一看卻不是我們要找的“她”。

一抬頭,猛然發現我們已經誤入湖北境內了,此時,天已漸黑,經過的汽車大燈已開始逐漸點綴遠處的山路,我們正處于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狀態。導航顯示原路返回桑植縣,有一百多公里,繼續向前去鶴峰縣,僅需30多公里,但道路不熟。經驗豐富的少華組長,果斷作出“退守”湖北鶴峰縣休整,明日再“殺回來”的決定。前往鶴峰縣的這30多公里路也許是我們這次巡查過程中最難走的路了。崎嶇的盤山公路,一掃我們疲憊的神情,大家反而都變得精神了,坐在副駕駛的少華組長不停地用手扶起因顛簸滑落的眼鏡,旁邊的可文緊緊握住車上的拉手,被顛得左右搖晃。正當我們快要習慣這顛簸的節奏時,突然沒路了,一條正在修建的高速公路橫臥前方,截斷了我們的路線。封路!不讓通過!文件、證件、可文甜美聲音的解釋,經過一番交涉,我們被同意通過這條修建中的高速公路,穿過黑黢黢隧道,宛如穿越一般,我們安全地到達了鶴峰縣。晚飯已變成夜宵,吃飯時,望著店里那一瓶瓶啤酒,我忍了忍。第二天我們原路返回澧水北源五道水鎮,完成了核查工作。

半個月的督查暗訪,3000多公里的行程,我已記不得在哪里按時吃過午飯,只是嘴邊的潰瘍上火顯示我們辣椒吃得不少。巡查中被狗追過、被蛇嚇過、被蟲咬過,每天收工的路上,車已亮起了大燈。巡查沱江時,經過鳳凰古城,巡查澧水時,經過張家界,請祖國母親原諒我有任務在身,要做好河湖管理督查工作,不能停下來認真欣賞您的美。

此次河長制督查暗訪,我們通過“四不兩直”的方式,對懷化市、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張家界市、邵陽市(辰水)、常德市(道水)等5個市,26個縣(市、區)范圍內69條河流進行了現場督查。其中涉及流域面積100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流18條,流域面積1000公里以下河流51條。查看河長公示牌99個,撥打河長、河長辦及監督電話40次,現場走訪群眾95人。復核水利部問題臺賬中存在問題25個,新增暗訪河段70處,新發現的問題18個。

返程的路上,我托腮沉思,河湖長制已實施多年,河湖生態環境狀況逐步改善,但應該加強與沿河群眾溝通交流,除了積極營造全民參與河湖保護的濃厚氛圍,也應考慮沿河群眾實際利益,從而增加群眾因實行河長制帶來的獲得感。同時也在想,從“強監管”的要求出發,我們水文的職能和定位該如何調整和優化,從推動長江流域片河長制工作從“有名”到“有實”轉變中,該發揮怎么樣的作用,我們的水文監測站點與河長制管理之間可以建立怎么樣的關系……

責任編輯:楊杰
關閉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