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留痕

再戰日冕(五):向無人區挺進

來源:上游局 時間:2019-03-18 作者:河道勘測中心 編輯:黨群辦公室

完成了壩址地形測量,大伙們并沒有顯露出首戰告捷的輕松和喜悅。因為更為艱難的任務還在后面。

工作小組兵分三路,胥洪川留守茂頂村等待時機,開展GNSS靜態測量。河道勘測中心副主任孫振勇帶領部分人員,翻山再順昌波河而下,前往無人區首段踏勘,尋找控制點和GNSS靜態聯測。而最為艱苦的無人區,由作業組長石光帶隊挺進,預估歷時3-4天。在這期間,最為重要的是無人區通訊將全部中斷,如果運氣尚佳,或許可能會有一絲電信信號。此外還要考慮到作業進度、翻越急灘、搭寨露營、人員飲食等所有問題。將所有人員能想到的問題考慮在內,多次進行無人區斷面測量推演進程后,時間已到了9日凌晨00點30分。方案似乎完美無缺,但是所有的困難卻永遠未知。

無人區河段南岸為云南與西藏交界的怒山山脈。北岸為四川境內德容縣與巴塘縣交界,青藏高原邊緣地帶橫斷山系北段,屬于亞熱帶干旱河谷氣候區,測量期間最低氣溫為-3℃,最高氣溫為26℃,體感溫度夜間為零下,白天太陽光直射下超過30℃。河段全長約33km,水位落差達近百米,預估需要人工抬船翻越急灘11處,必將是一段極為艱難的旅程!

向無人區挺進,拿下三只“攔路虎”!

一、人推車拉,艱難通過沙灘上坡路段

前期踏勘發現只有一處錯位橋梁可通行至四川境內,但是柏油路段已經被毀,當地相關部門在橋梁連接處上游,沿著江岸推出一條簡易土路可沿江上行。未曾想到,踏勘時的車輛為四驅越野車,但是運送儀器設備的為一般貨車,在沙灘上坡路段根本無法前行。

?1.jpg

?22.jpg

沒有鐵鏈,但是有拴沖鋒舟的安全繩;沒有拖車,越野車也是可以的!就這樣,越野車在前面加足馬力拉,所有人員在貨車后邊推,大家伙就地取材,想法設法,齊心協力,通過了低洼沙地路段。

二、河段改變,烈日翻越號外急灘

沖鋒舟在無人區尾端下游4公里處下水,所有儀器設備裝船。完成RTX及GNSS靜態測量后,按照方案計劃,應該是順利進行下游段金沙江干流的RM37、RM38斷面,以及丹達曲河1、2號斷面測量。哪曾想,所有的計劃全部被白格堰塞湖萬年一遇潰決洪水帶來的毀壞而打破,原本丹達曲河匯合口,依據歷史衛星遙感影像判斷沒有急灘的地方,卻出現了兩米多高,百多米長的急灘,只有抬船翻灘!

?3.jpg

預計之外的第12灘

盡管之前已經做足預案,大家也非常清楚這段測量旅程要抬船翻越11處灘,卻沒有想到急灘來得這么快。測完RM37號斷面,已是中午12點40分,太陽毫不留情地暴曬金沙江河谷里的每一個人,根本就無處可躲。作業組長石光一聲令下:“抬!”關鍵時刻,黨員同志率先上!大家拆卸裝箱,抬船抬儀器,生活物資,近百米的亂石灘地,兩艘船體及機器、各類儀器設備,井然有序的從灘下搬運至灘上。“3月9日14:06,午飯,壓縮餅干,高壓鍋燒江水。”在石光的工作筆記里,簡短的一句話、數個字,卻是作業小組一番辛苦后的簡便午餐。而這些在接下來的數天里,將成為常態!

?4.jpg

左一為河道勘測中心黨員、新職工何浪,負責本次水下測量

?5.jpg

左一為黨員、作業組長石光

三、河溝“路”盡,臨時更改技術方案

Cache_d3fe6eba0a6d9ae._副本.jpg

丹達曲河

無人區尾段右岸云南境內丹達曲河有2個固定斷面復核測量,按已有的資料分析,應該有一條放羊小路。事前,已經根據自然地理狀況,制定了從匯合口沿江步行,背GNSS和全站儀進入,預估需要涉水5-6處的測量方案。然而,到了丹達曲河與金沙江匯合口處,所有作業組人員傻了眼,除了亂石只有亂石,根本就沒有所謂的羊腸小道!

已然沒有信號,那就迎難而上吧。只要有一絲可能,就要按預定的技術方案執行,這是多年的工作養成的職業道德素養,也是對加強執行力的堅守。石光與何浪帶領其他人員踏江水、越亂石,艱難向支流上游行進。讓大家失望的是,困難遠遠比想象中要艱巨許多,前面巨石橫在河溝之間,依靠人力根本就沒有辦法翻越上去,繼續向支溝上游前行。怎么辦?

石光決定在可以通行的河段,重新布設支流兩個斷面,待出去有信號后,再向馬耀昌副局長匯報。就這樣,完成了丹達曲河兩個斷面的布設與測量工作后,已是下午6點過了,中午的烈日暴曬,已變成了“妖風”夾帶沙土。得趕緊出支流峽溝,進行安營扎寨了!


責任編輯:楊杰
關閉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