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水文

【初心故事】風雨為銘 不辱使命

來源:機關黨委 時間:2019-11-21 編輯:楊杰

編者:11月15日,水文局舉辦“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先進典型事跡報告會。鄭守仁、許全喜、鄒冰玉、張斌、張金輝、汪衛東,以及上游局白格堰塞湖應急監測團隊的先進事跡,深深感染了與會干部職工。大家表示,要以榜樣導航,用先進激勵,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為長江水文更美好的明天而不懈奮斗。現將報告會先進事跡材料刊發于此,供大家學習參考。

鄒冰玉.png

風雨為銘 不辱使命

大家好,我是黨員鄒冰玉,來自預報中心,94年參加工作后,一直從事水文情報預報工作。

今天,很榮幸與大家分享我的工作經歷,具體內容不是關于我一個人,而是那么一群人。我匯報的題目是《風雨為銘 不辱使命》。

有一種責任叫擔當

都說水文測報是防汛的耳目和參謀,那么我們預報員,就更是跑在洪水前面的先頭部隊。察云知雨、把脈江河,做防汛抗洪最靈敏的偵察兵,就是我們的工作。

為能夠準確捕捉洪水的發生和發展過程,每年汛期,尤其是大洪水時,我們連續值班、日夜監視、滾動預報,工作強度大,心理壓力也大。

我參加工作的第二年起,就碰到長江接連發生大洪水和特大洪水,95、96,98、99,……,作為一個預報員,我是“幸運的”,因為洪水多,鍛煉的機會也就多。一場場大洪水的考驗與歷練,促使我快速成長。在親歷感受一場場“大洪水壓頂”威脅人民生命財產的危急中,深知預報責任重大,容不得一絲馬虎、半點松懈。

對于很多中國人來說,98年的大洪水是刻骨銘心的記憶。長江流域發生罕見的全流域性大洪水,兩個多月8次洪峰,一波接一波,汛情多處告急。“洪水就是命令,預報員得跟洪水賽跑。”那時測報條件不好,情報預報工作十分緊張繁重。當時我懷孕,看到大家忙得不可開交,也舍不得這難得的鍛煉機會,始終堅持與大家并肩作戰。幾位老預報專家和我負責長江中下游的預報,中下游預報難做,不僅因為江湖關系復雜,還因為它是防洪重地,兩岸防守主要靠堤防,在臨界條件,幾公分的水位變化,就面臨分洪和不分洪兩種選擇,對預報精度的要求非常高。為追求一個“最準確”的預報值,我們常常對預報水位小數點后第二位數值“較真”,一分一分地扣,反復分析、“琢磨”,緊盯不斷變化的水雨情,不敢休息。大家基本都以辦公室為家,累了倦了靠在桌子邊瞇上幾分鐘再接著干,實在熬不住就打個地鋪將就下。處里安排大家輪流休息,也是回家匆匆洗個澡、換個衣服就返回。就這樣,完成了一份份沉甸甸的預報,戰勝了一個又一個洪峰。

二十多年過去了,那種預報員對精準預報孜孜以求的初心一直未改。

比起98年那個時候,如今的測報條件好了許多,但預報要求更高了。有時需要在極短的時間內做出預報,并能夠快速分析出合理的調度方案。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流域開展了大規模水利建設,以三峽為骨干的一大批重要的水利工程建成運行。為充分發揮水工程的綜合效益,實施聯合調度,需要更加精準、細致的預報支撐。我們在不斷夯實預報技術的基礎上,研究水庫聯合實時預報調度技術,并在實踐中應用,取得了良好效益。

2017年7月,長江發生中游型大洪水,中下游干流水位快速上漲,預報蓮花塘水位面臨超保的緊張局面。三峽水庫啟動補償調度,長江委34個小時內,先后發出5道調度令,一步步將三峽出庫流量從27300m3/s削減到8000m3/s,為中下游“減負”。調度令的背后是我們密集型的預報調度分析,最多時,提供了15個調度方案供決策選擇,每個方案間的輸入按小梯度變化。長江中下游江湖關系復雜,水流改變的細微差異要反映在調度方案中,難度非常大。三峽出庫減到8000m3/s,汛期長江干流這種情況前所未有,預報毫無參考。我們克服困難,科學研判。那段時間白天黑夜連軸轉,因為我常常在夜里進出,總被小區門口的保安視為可疑人物進行盤查。

有一種責任叫擔當。就是這樣的責任感,讓每一名水文預報人能吃苦、勇擔當,為長江防汛調度提供準確及時的決策依據,確保了長江安瀾,也“贏得”了各級部門的贊揚和由衷的敬意。

有一種自豪叫無誤

除了為長江防汛抗旱提供堅實有力的預報支撐外,我們還參加了多項應急預報服務,特別是2008年汶川特大地震、2010年舟曲特大泥石流、2015年長江監利沉船事件、2018年金沙江白格堰塞湖的救災工作,在預報方案全無或不足的情況下,我們通過扎實的基礎分析和有效的應急預案,為應急保障服務提供了重要技術支撐。

在去年“11.3”白格堰塞湖險情應急處置中,在水利部、長江委的領導和統一部署下,水文局緊急響應,預報中心也迅速啟動應急值守,并成立了預報小組,我主要負責模型的創建。堰塞湖水情非常態,相關資料匱乏、更無歷史參照,對預報是個巨大挑戰。預報小組克服困難,加班加點,創建模型、擬定參數,滾動加密分析、預測堰塞湖水情。

緊張的態勢,在11月13號堰塞體潰口時達到巔峰。最具有代表性的是巴塘站的預報,每個預報員根據自己建立的模型給出預報結果,會商綜合。程局長簽發的預報發出去以后,大家根本沒辦法睡覺,都盯著水位一點點往上竄,最快的時候是10分鐘3.5m,半個小時8米多(漲速之快是個什么概念呢,假定水位現在在這個地板的位置,不到10分鐘就到了這層樓的天花板,不到半個小時就過了兩層半),后來分析是超萬年一遇的洪水,凌晨快2點的時候,洪峰水位最終定格在2494.91m,比我們預報值僅僅高0.01m,這時堰塞湖微信群出現密集轟炸式的大拇指點贊。程局長表揚說“你們神了”,那一刻,大家眼睛濕潤,相互擊掌致意。每次做出這樣漂亮的預報時,那種莫大的滿足感足以讓我們忘記一切艱苦。

我們以過硬的素質和優質的服務,有力支撐了搶險救災,不辱使命。

有一種追求叫創新

為了提升預報技術手段,差不多94年我入職的時候,長江洪水預報系統建設跨出了從無到有的歷史性一步,我這個水文專業預報員也成了“業余”的預報系統開發者,邊學邊干。通過兩年的建設,1996年第一代長江洪水預報系統——“長江專家交互式預報系統”誕生。此后的二十多年,我一直追趕著計算機應用技術的快速發展,埋頭苦干,沒有周末,更沒有節假日,系統開發關鍵期甚至通宵達旦,始終不斷提升優化系統。

從2002年開始,我作為主要技術負責人之一,帶動單位的研發團隊,利用預報工作之余的碎片化時間,其實大部分是晚上,夜深人靜時,或許許多人已進入甜美夢鄉,而對于我來說,卻可能工作才剛剛開始。已經記不清有多少個晚上是在辦公室加完班,再回家接著干,不知不覺窗外天已經亮了。就這樣,完成了基于網頁版的通用型水文預報平臺的開發,在通用化和軟件資源化上取得突破性進展。當時在國內基本上是首創,沒有任何借鑒,專業跨度也大,期間我們走了不少的彎路,但一直沒有停下深入研發的腳步,系統最終獲得了成功,被推廣到長江三峽、金沙江梯級、廣西西江等20多處應用。這也是之后“長江防洪預報調度系統”的雛形。

隨著流域內控制性水庫群的建成,預報與調度愈發不可分割,依托國家防汛抗旱指揮系統二期工程,我們傾力打造了 “長江防洪預報調度系統”,實現了預報調度一體化,目前已成為預報調度會商的統一工作平臺,其出色的性能與可視化贏得了大家的喜愛。

如今系統早已走出長江流域,在廣東中小河流預報預警中應用,也在老撾、巴基斯坦水利工程建設中應用,服務經濟社會發展和“一帶一路”建設。系統的開發理念和技術也已在全國其他流域推廣。

有一種奉獻叫堅守

在武漢的通宵加班、放棄節假日是一種常態,但和長期出差、駐守工地相比,我寧愿選擇再忙一倍,只要可以陪在家人孩子身邊。

隨著發展的需要,九十年代起,預報中心就開始承擔水電工程建設施工預報服務。我從97年開始進出三峽、溪洛渡、向家壩等施工現場。

早期進出工地是一大難題,懸崖峭壁上行車險象環生,記得剛開始瀑布溝進去的路沿著山,一條僅僅一個車道的路,山上的石頭還老外下滾,有一次我進去,石頭就直接落到了車子的前擋風玻璃上;像溪洛渡現在進去有了高速,那時要穿山洞,過二十四崗,一般一大清早從向家壩出發,順利的話傍晚時候到,遇到路上塞車深夜到,我還暈車,每次進去時心里都很恐懼。有的同事有時沒有趕上客車,只得搭乘老鄉順路的運煤車,站在貨車敞篷上兜風前行,到溪洛渡營地時滿身黑漆漆只見兩個眼白翻動。工地上條件也艱苦,各種問題、難題不斷,男同胞都要熬脫幾層皮,更何況是女同胞!

2004年起,駐守溪洛渡工地,離家最大的困難是完全拋開了小孩,照顧小孩的全部責任也就都落到了先生身上,但不管有多難,我每年都駐守工地3個月以上,一直持續了7年,小孩也度過了他的小學,步入中學。每當小孩說“媽媽,你能不能換份工作”時,我感到很心酸。其實每年暑假正是我們最忙的時候,也不能陪伴。那段時間,除了常規每年至少3個月駐守電站施工現場主持預報工作外,我還幾乎跑遍預報中心服務的各電站,從安裝服務系統搭建預報工具,到電站截流提供龍口預報服務,無一不傾注心血。

施工截流預報不確定因素和突發情況多且不可重現,預報難度遠高于常規洪水預報,尤其龍口合攏時,需要隨時提供預報數據,我們往往通宵達旦直至施工結束,這對我們的能力精力體力都是一種考驗。

水文預報員有多不容易?想陪陪家人,洪水卻總選在周末、節日;想睡個囫圇覺,卻總在風雨夜里負重逆行。

“舍小家、顧大家”,這樣的選擇正是廣大水文人的共識,我只是其中平凡的一員。還有更多水文人默默扎根基層、無私奉獻、不圖回報,正是我們不變的初心、執著的追求和無私的奉獻,才將這江河無常化為可測可知,才構成新時代水文事業的宏偉畫卷。我們的故事,風雨為銘,江河作證!


責任編輯:楊杰
關閉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