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創建

【初心故事】一江一站一生情

來源:機關黨委 時間:2019-11-21 編輯:楊杰

編者:11月15日,水文局舉辦“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先進典型事跡報告會。鄭守仁、許全喜、鄒冰玉、張斌、張金輝、汪衛東,以及上游局白格堰塞湖應急監測團隊的先進事跡,深深感染了與會干部職工。大家表示,要以榜樣導航,用先進激勵,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為長江水文更美好的明天而不懈奮斗。現將報告會先進事跡材料刊發于此,供大家學習參考。

張斌.png

一江一站一生情

尊敬的各位領導、各位同事:

大家下午好!我是張斌,是水文上游局攀枝花分局崗拖水文站的一名勘測工。我匯報的題目是《一江一站一生情》。

作為長江水文大家庭最普通、最平凡的一員,能從雪域高原,從長江水文最上游、最偏遠的崗拖水文站,跨越2000多公里的山水距離,來到美麗的江城武漢,參加這次事跡報告會,我感到十分榮幸,也感到十分激動。在此,我向大家長期以來對我的關心、幫助和信任,表示由衷的感謝和敬意!

我從2005年有幸來到長江水文大家庭,到現在已有14年多了。這期間,我一直工作在崗拖水文站,從事水位、流量、雨量等觀測和發報工作,沒有什么高大上的成績,更沒有做出什么驚天動地的大事情。但是,長江像一條情感紐帶,始終把我們心心相連,我自始至感受著組織的關懷,領導的信任,同事們的肯定,也把我一次次從西部邊遠的水文站,推向榮譽的舞臺,推向媒體的鏡頭前,推向一個個高光時刻。這讓我感到有一些“誠惶誠恐”和受寵若驚”,因為在座的領導、專家和同志們,都比我優秀,都比我厲害,都比我有成績。而且我做的,并沒有大家稱贊的那樣好。所以,榮譽和贊譽,都應該屬于長江水文,應該屬于上游局,應該屬于長江水文無數個默默堅守的基層一線職工。

接下來,我打算從結緣水文,在崗拖水文站工作、學習、生活,以及今后的幾點想法三個方面,向組織匯報我的一些工作經歷和認識,不足和錯誤之處,還請大家多多批評指正和包涵諒解。

先來說說,我與長江水文的緣分。

我出生于1979年。在進入長江水文前,是個農村青年,家住四川省南充市順慶區順河鄉,1999年中專電子技術應用專業畢業。結婚后,農閑時和妻子在鎮上做點小生意,勉強維持生計,生活平靜無奇。

2004年,長江委水文上游局崗拖水文站招聘臨時觀測員。經人介紹,我懷著試一試的心情,到上游局參加考試。在重慶忐忑等了兩天,當得知通過錄取時,激動不安。激動的是有了一份較為“體面”的職業,可以養家糊口,而且是一個公益性質的事業單位,一定會很靠譜!不安的是,從未接觸水文工作,擔心能不能適應這份工作,心中也就升起一股茫然和壓力。

那年底,上游局安排我到原涪陵水文水資源勘測隊武隆水文站實習。武隆水文站是烏江進入三峽庫區水沙總控制站,測驗項目豐富。領導安排我到重要測站實習,可見用心良苦。我很珍惜那段難得的學習時光,從一個“門外漢”,逐漸了解、學習和感悟水文工作,跟著老師們從最基本的事情做起,看水位、測流取沙、做月報、扶尺、司儀,整理資料、寫仿宋字等。

學習過程中,我看到不僅有老師們過硬的專業技術,更有認真負責的精神。一些看似簡單的工作,他們也做得很認真。以看水位來說,需要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守時,不論風霜雨雪,時間一到便準時就位。其次是準確觀讀和記錄,那橫平豎直的仿宋字,一絲不茍,寫得很漂亮。從那時起,我就從師傅們那里,感受到了水文測報工作的嚴謹求實,更懂得了哪些規定堅決不能違反,不管是做人做事,都要講規矩、守紀律。

通過三個月學習,我對長江水文基層測站工作有了初步認識,也對接下來前往崗拖水文站,有了小小期待,心中漸漸踏實起來。

下面,我簡單匯報下在崗拖水文站工作、學習和生活的一些情況。

崗拖水文站設立于1956年,是國家基本水文站、中央報汛站,是長江水文最上游、最偏遠的水文站。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德格縣龔埡鄉康公村,主要測驗工作有水位、流量,以及降水、蒸發等觀測項目。

第一次走進高原,那種經歷和感受,歷歷在目,仿若昨日。那是2005年3月,班車越走越艱難,當翻越公路海拔5050米的雀兒山時(該山山高路險、高寒缺氧,被稱作“川藏第一險”),我的呼吸變得急促,出現胸悶、耳鳴等高反現象。公路內側是1米多厚的冰雪,外側是深不見底的懸崖,汽車在冰面緩行,一會兒打滑、一會兒甩尾,引來乘客一陣陣尖叫,在高度緊張中,經過整整5天輾轉顛簸,我終于安全到了崗拖水文站。

當晚降下了很深的雪。清晨起來,冰清玉潔,云霧繚繞,宛如仙境。我高興地在雪地里堆雪人。晚些時侯,雪融化了,風沙漸起,看到了這里的自然真貌,非常荒涼,心中生起一陣失落感。我給自己打氣,哪有樣樣如意的事情?既來之,則安之吧!

當時的崗拖站,工作生活條件十分艱苦,通信時有時無,也時常停電,生活日常用品要到30公里外的德格縣城去買,路上車子很少,路況也不好,來回一次得花上3個多小時。我每次去縣城,就多買些易于保存的蘿卜、白菜、土豆等蔬菜。

初到崗拖站,站長鄒費祥和同事楊天福給了我很多關心、幫助和鼓勵,教我如何克服高原反應、應對風沙氣候、如何與當地藏族同胞搞好團結和拉近關系,工作上更是不厭其煩指教。開始一兩年,我很不適應,一方面是“水土不服”,一方面感到特別孤獨,常常想念家人。

2008年4月,也就是我到崗拖站大概3年左右,鄒費祥和楊天福先后調離崗拖水文站,就剩下我一個人,在那里堅守至今。我喜歡背著那個在崗拖站用了30年的老水文包,他們把這個水文包傳給我時說,做人做事,一定要踏實,不能投機取巧。

一個人、一個站,一切得靠自己,就要當爹,也會當媽,逼著自己多學一些技能。里里外外,前前后后,事無巨細,從觀測水位、流量、雨量,到計算整理資料,從排查安全隱患、維護設備設施,到買菜做飯、打掃衛生,每天都有很多繁瑣的事情,鍛煉著我的手力、腳力和腦力,磨煉著我的心性意志。

記得是2008年12月的一個早晨,岸溫已是零下10幾度,報汛系統不能啟動自動發報。站上對外聯系的唯一一部座機也中斷了,水情信息無法報出。當時另外一個通訊工具是大靈通,作為報汛備用,但是要到離站9公里外的西藏昌都地區江達縣崗托鎮才有信號。為了及時報送水情,我馬上拿起開水壺,將摩托車發動機燙熱,反復嘗試,終于打響了發動機,穿上厚厚的棉衣棉褲,就往崗托鎮一路趕,到鎮上時渾身早已凍得麻木,好不容易撥通電話,凍僵的嘴唇卻發不出聲來,好在結結巴巴也將水情信息發出去了,而且還在規定時間內。

2009年,因為當時崗拖用的是地方小水電,電壓很不穩定。有一次在正常測流時,纜道控制系統變頻器,突然斷電報警。出了故障,這可怎么辦?那次水位級資料是一次空白,抓測時機非常重要。幸好我在校學的是電子專業,在上游局相關部門電話指導下,我逐一排查故障,及時解決了問題。這也讓我體會到,一定要多學點技能,技多不壓身,關鍵時刻可以“求己自救”。

金沙江狹窄,水流湍急,洪水來去很快。特別是高洪時,我一個人要操車、要記錄,又要觀測,不得不小心又小心。2017年9月的某一天,崗拖站發生較大洪水,一向檢查正常的采樣器,入水測量時,突然出現信號傳輸故障。我著急起來,反復檢查,都沒有找到問題,向兄弟測站請教后,也沒能有效解決。我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一個部位一個部位排查,在把水下信號源連接流速儀和連接天線那段線路更換后,問題終于解決了。等測驗完畢,報送完相關數據后,已是深夜。此刻,我才覺得饑腸轆轆,立即開始生火做飯。

每年汛前的纜道打油,是一塊“硬骨頭”。纜道跨度150米,懸著一個半封閉式吊籃,離江面21米高,為了保持吊籃平衡,我就在里面放了重達70公斤的石塊。每次打油,我會叫上附近守橋班的藏族朋友俊美澤仁來幫忙。在空中吊籃,看到江水左沖右突,浪拍崖璧,開始心中不免緊張害怕,后來就漸漸習以為常了。

由于經常跑上跑下,我一年至少要買六雙鞋,也是我一年最大的開支。尤其是汛前準備工作的時候,有可能一個星期就磨壞一雙鞋。

在這里,沒有集市、沒有文化娛樂,沒有公園等基本設施。前些年,水文站和守橋班,兩個單位總共只有四個人,如果是我們四個人要與第五個人說話,必須走五百多米,才有可能遇見第五個人。

我幾乎全天候呆在水文站,這也給我彌補水文專業知識的不足,帶來了充足的時間和空間。工作之余,從《水文勘測工》到各種規范,從《作業文件》到《水文測驗實用手冊》,我認真學習,做筆記,勾重點,做題目,并結合實際不斷總結和改進工作方法。有時學累了,我又把水文資料拿出來,反復校核。一個人在站,沒有交流,沒有指導,遇到問題,就查資料、找規范,或電話請教上級部門。

我在水文站前后共養了4條財財,實在無聊了,就逗著它在院子里跑圈圈。偶爾我外出時,它還可以看看門,守著水文站,不離不棄。

年長月久,我養成了以豁達樂觀的心情,去“享受”這里的工作和生活。“享受”汛前汛后忙著檢查儀器設備,看到經過維護后良好的運行狀態,感到欣慰。“享受”一個人測量洪水的過程,當準確的數據信息傳送到上級部門那一刻,感到自豪;“享受”年底看到厚厚一摞摞成果資料時,體會到豐收的喜悅;“享受”工作中遇到困難,當問題在自己手中迎刃而解時,體會到進步的快樂。

付出總有回報。在上級共同努力下,2013—2016年,崗拖水文站資料成果質量連續獲上游局岸纜站第一名、第二名、第三名的好成績。在長江委水文局2018年度資料復審中,獲全審B類水文站第一名(99.78分)。至今,崗拖水文站一直保持“零錯報、零遲報、零缺報”的記錄。可以說,上級和領導對崗拖站的工作,是放心的!這也讓我自己感到很欣慰。

月有陰晴圓缺,人有聚散離合,此事古難全。這些年來,對于家庭,父母、妻子和女兒,實話實說,我充滿愧疚,是一個不稱職的兒子、一個不稱職的丈夫,一個不稱職的爸爸。尤其是來站后十年左右,我基本上沒有回家過春節。一年在家的日子,屈指可數。

當年來到崗拖站時,女兒才四歲,如今已經上了大學。她成長的路上,缺少了太多的父愛,我從沒參加過女兒的家長會,沒有陪伴他高考。女兒喜歡美術,我就把家人照片和她的一些畫,掛在我的床頭。父親病重,我也沒能到醫院去探望和照顧,只能在遠方默默祈禱。妻子獨自承擔撫養孩子和照顧父母的重擔,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女漢子”,換燈泡、修下水管、搬重物,經常超負荷忙碌。而她,也總是默默把這些事情辦得妥妥帖帖,即使有什么小岔子,也不肯跟我說,就是為了讓我在遠方安心工作,少些牽掛。每每想到這些,我非常慚愧。

今年7月,妻子和女兒來崗拖水文站。我非常高興,又是好久沒有見到她們了。我一大早就來到德格縣汽車站,等了幾個小時,班車才到站。下了車,女兒跑過來抱住我。我想說話,卻又說不出來。妻子走過來,看見我和女兒,用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淚。而我,更加哽咽得說不出話來。因為,我們一家相聚一次,坐在一起吃頓飯,都需要很長時間的盼望和等待。

妻子經常說,吵架都要隔著電話,我希望吵架,能夠面對面,那樣更踏實一點。

多年來,各級領導心心念念牽掛著崗拖水文站,多次到站看望慰問,讓我備受鼓舞。今年,湖南衛視專程來到崗拖水文站采訪,制作了《一江一站一生情》紀錄片,在《可愛的中國》第一季第五集播出,網絡點擊量500余萬人次。我認為,電視臺所宣傳報道的故事,更應該屬于無數個長江水文基層干部職工,我只是其中一個很平凡的代表而已。今天中午12點,第二屆最美水利人網絡投票結束了,我有幸作為長江水文基層一線職工代表,進入候選投票環節,在此深深向大家表示感謝。這些都是組織給我爭取的榮譽,也讓我有了更多的信心和勇氣,去克服困難,做好每天的工作。

還剩下一點時間,我再簡要說幾點粗淺想法。

去年,我參加了白格堰塞湖應急監測,經歷了高原反應、夜宿荒谷、失聯隊友,以及可能面臨的生死考驗,這讓我深刻體會到,水文站日常平靜日子的幸福和珍貴,更加知足于平淡的堅守。

近些年來,長江水文改革發展成果十分顯著,基層測站面貌煥然一新,一線職工得到了很多實實在在的收獲和實惠,幸福感和獲得感大幅提升。尤其是隨著測驗方式方法創新,“四個水文”深入推進,以及目前正在實施的水文巡測和“一站一策”政策,今后的基層測站,將會迎來一個新的春天。我作為一個邊遠測站職工,對長江水文更加繁榮也充滿期待!

如果時間可以倒流到14年前,我依然會作出當初的選擇。未來的日子,我將繼續心懷感恩,不攀比,不計較,努力學習,勤奮工作,靜心堅守崗拖水文站,守站有責、負責、盡責。

有人問我,這么堅持,是為了什么?我說,人嘛,就得干一行、愛一行。我常想,不是每個人都要去干一番驚天動地的大事,既然選擇長江水文,依靠長江水文,就要守住初心,盡職責、盡本分,挺直腰桿做人做事。只要我們每個人在自己的崗位上,盡最大努力去干好本職工作,長江水文的明天,就一定會更加美好!

我的匯報完畢,謝謝大家!


責任編輯:楊杰
關閉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