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創建

【初心故事】江河為證 初心不渝

來源:機關黨委 時間:2019-11-20 編輯:楊杰

編者:11月15日,水文局舉辦“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先進典型事跡報告會。鄭守仁、許全喜、鄒冰玉、張斌、張金輝、汪衛東,以及上游局白格堰塞湖應急監測團隊的先進事跡,深深感染了與會干部職工。大家表示,要以榜樣導航,用先進激勵,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為長江水文更美好的明天而不懈奮斗。現將報告會先進事跡材料刊發于此,供大家學習參考。

許全喜.png

江河為證 初心不渝

大家好!

我叫許全喜,是一名在長江水文工作了20年的共產黨員。今天,我匯報的主題是《江河為證 初心不渝》。

初心萌芽—與水利結緣

有一種記憶,穿越時空,歷久彌新。

我的家鄉在武漢新洲舉水河畔,父母都是靠天吃飯的農民。每到夏收時節,洪水往往不期而至。面朝黃土、背朝天地勞作了一年,到頭來,卻常常竹籃打水一場空。興水利、除水害,從小時候起,就在我心里埋下了種子,也成為我大學報考武漢水利電力學院的源動力。

1998年夏,長江遭遇百年不遇的洪水,武漢到處一片汪洋,學校四面水深齊腰。長江大堤頻頻告急,學校在食堂貼出了征招防汛抗洪搶險突擊隊員的緊急通知,我當天就主動報了名,隨即被派到武昌月亮灣險段參加搶險。

月亮灣險段是武漢著名的老險段,1954年洪水時,被沖開了5個口子。我們巡守的險段長3公里,實行8班倒,我每天承擔一個白班、一個夜班的徒步巡堤任務。在巡堤之余,我每天騎著自行車在40度驕陽的炙烤下,往返10余次,給隊員搬水、送水、送盒飯、送藥品。累了,就在簡陋工棚下席地而臥,在滿是蚊蠅的騷擾下抵足而眠。在堤上堅守的日日夜夜,讓我至今都無法忘懷的是,大堤上四處飄揚的鮮紅黨旗、奮勇抗洪的解放軍戰士,和一個個簽滿了名字的“人在堤在、誓與大堤共存亡”的生死牌。

就在這一年,我光榮地成為了一名共產黨員。也從那個時候起,我就下定了決心:水利,這輩子我干定了!

踐行使命—與江河為伴

總有一種夢想,深埋于心,矢志不渝。

進入水文局工作的第一年,國家開始籌備建設宜萬鐵路,這是當時我國修建難度最大的山區鐵路。但在哪里跨過長江?是一個十分復雜的問題。

我一參加工作,單位領導就把這個重要任務交給了我,是信任,更是責任。我到檔案館查閱了幾十萬字的文獻資料和上千張水下地形圖,和同事們一起,硬是趴在圖板上,用縮放儀千挑萬選,反復科學求證,終于找到了合適的橋址。現在每次到宜昌出差,看到宜萬鐵路大橋,都會感到由衷的驕傲和自豪。

由于這次成功的經驗,我又被委任開展葛洲壩到上海高壓輸電線路漢江跨越工程的技術論證。時間緊、任務重,我主動擔起了數學模型計算的重任。那時辦公室里只有一臺好電腦,大家需要排隊、搶著用。為了不影響工作進度,我帶著被窩和一箱方便面,晚上守在辦公室,不斷修改、完善數學模型。困了就在沙發上瞇一會兒,餓了就啃幾口方便面。十多天后,一箱方便面見了底,我的成果也如期交付審查,贏得了良好的口碑,也打開了水文服務的大門。

之后,我陸續負責了武漢至宜昌鐵路特大橋等近200個涉水工程的技術論證與咨詢工作,創造了良好的社會經濟效益。

長江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千百年來,滾滾江水哺育了兩岸百姓,它挾帶的泥沙造就了廣袤的平原,但也時常給水利工程帶來致命的威脅。當初的黃河三門峽水庫就曾因泥沙淤積,幾近報廢。

我參加工作后不久,就開始了河道泥沙研究。當父親得知我干這項工作時,就笑著說,我和你媽媽一輩子都在和泥巴打交道,本來指望你讀書有點出息,怎么到頭來你也是個“玩泥巴”的命!

沒想到,我這泥巴一“玩”就是20多年,還“玩”到了三峽。

三峽工程是國之重器,是幾代中國人的夢想。它的泥沙淤積是個世界性難題,在工程建設過程中,很多人憂心忡忡,三峽工程會不會重蹈三門峽的覆轍?

1999年起,我就開始了三峽工程泥沙問題攻關研究,此后的20年間,我數十次深入長江上游主要產沙區,輾轉于重慶、四川、云南、貴州、陜西、甘肅等地,收集了數以億計的自然地理、水文氣象、水土保持、水利水電工程數據,在浩如煙海的數據中,開展了無數次的比測試驗和科學分析,撰寫科研報告100多本,摸清了三峽工程泥沙變化與淤積規律,為得出“三峽水庫在300年內不會被泥沙淤死”的結論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回應了社會熱點,解答了社會關切。

為實時掌握三峽泥沙變化情況,我帶隊成功研發了國內首個泥沙實時監測與預報體系,把水中變幻莫測的泥沙納入了我們的監控網,像天氣預報一樣,第一次實現了泥沙的滾動預報;在研究洪峰、沙峰異步傳播和庫尾泥沙沖淤規律的基礎上,提出了三峽水庫沙峰排沙調度和庫尾減淤調度等“蓄清排渾”新模式,最大限度地將泥沙排出庫外、減輕水庫淤積,為成功解決水庫泥沙淤積這一世界性難題提供了一種新途徑。

2018年7月,三峽水庫上游普降大到暴雨,入庫洪峰達到59300m3/s,洶涌的江水裹挾著大量泥沙涌進庫區,短短7天時間就達到了7400多萬噸,水庫排沙形勢異常嚴峻,各方極為關注。

那段時間,我深知肩上的責任與使命,時刻緊盯著三峽水庫的水沙變化過程,用我們自己開發的數學模型,不間斷地計算洪水和泥沙進程。經過連續多天的日夜奮戰,提前3天向長江防總準確地報送了沙峰抵達三峽大壩的時間,并提出了三峽水庫科學排沙的建議。長江防總采納了我們的建議,最終通過科學調度,取得了良好的沖沙效果。

防汛是長江天大的事。河道崩岸是堤防防洪安全的嚴重威脅,突發性、隱蔽性強。我們在多年研究的基礎上,針對長江中下游5000多km的岸線首次開展了河道崩岸分析預警工作。2017年4月,湖北省洪湖蝦子溝段突發長75米、寬22米的崩岸險情,嚴重危及長江干堤防洪安全。

險情就是沖鋒號!我隨長江防總專家組連夜奔赴崩岸現場,冒著水流湍急、岸坡坍塌的危險,連夜開展應急監測。在短短3天時間內,準確找到崩岸原因,判斷了發展趨勢,為崩岸的及時處置提供了科學依據,得到了湖北省委省政府、長江防總和國家防總的高度贊譽。

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水文是個艱苦行業,特殊的工作性質決定了水文人經受著更多的磨礪,品嘗著更多的艱辛。多少次,在搖晃的測船上,我們冒著風雨,迎戰洪峰,精確施測,視質量如生命;多少次,在野外勘測中,我們撥開蘆葦叢,跋涉于及膝的沼澤地,踏出一條條勘測之路,樹豐碑于江河。

作為一名共產黨員,既然選擇,就無怨無悔。

走出國門——樹大國形象

總有一種責任,義不容辭,重于泰山。

2013年,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一帶一路”國家倡議,長江水文人積極響應,紛紛走出國門,發揮技術優勢,開展合作援建。

2015年,我們承擔了中國至老撾鐵路云南段的技術論證工作。鐵路要穿越海拔三千米的哀牢山、無量山無人區,我們在崇山峻嶺中跋涉了30多天,冒著四五十度的炎熱天氣,硬是逐個摸清了60多座跨河大橋的水文、氣象、地理特性。印象最為深刻的是,在瀾滄江大橋附近,有一條一米寬的崎嶇山路,上是一線青天,下是千米懸崖,與我同行的一位同事,一不小心腳打滑,跌落懸崖,幸虧被大樹擋住,才撿回了一條性命。

老撾國家水資源信息數據中心,由習近平總書記和老撾主席本揚共同見證簽署,是中老瀾湄合作的標志項目。3年來,我們攜帶自主開發的設備,采用中國標準和北斗衛星通信技術,實現了老撾水文水資源數據的自動采集和互連互通。

老撾政府總理通倫在數據中心建成揭牌儀式上說:“這是落實兩國元首共識的具體實踐,中方采用最先進的理念、技術和設備,為老撾提供了十分寶貴的援助,充分體現了兩國人民的深情厚誼。”

通過我們的雙手,為“一帶一路”國家搭建了一座座合作與友誼之橋,我感到無比的光榮和自豪。我們把“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斗、特別能奉獻”的水文精神,留在了每一個工地上,融入了每一個工程中,在異國他鄉擦亮了中國名片,展現了中國形象。

在平凡中堅守,在奉獻中前行。正是長江水文人不變的初心,才將這江河無常,化為可預可知;正是長江水文人不變的使命,才將這驚濤駭浪,化為歲歲安瀾。

從追趕者成為領跑者,一代又一代的長江水文人,守得云開見月明。無論順境,還是挫折,一代又一代的長江水文人,始終志存高遠、堅忍不拔。

我深知,和林一山、文伏波、鄭守仁、洪慶余等前輩們相比,我只是滄海一粟;和身邊許許多多默默奉獻的長江水文人相比,我只是大海中的一滴水。我將永遠以他們為榜樣,江河為證、初心不渝—這就是我,一個共產黨員的錚錚誓言!

謝謝大家!

責任編輯:楊杰
關閉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