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創建

【初心故事】國之重器有巨匠

來源:機關黨委 時間:2019-11-20 編輯:楊杰

編者:11月15日,水文局舉辦“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先進典型事跡報告會。鄭守仁、許全喜、鄒冰玉、張斌、張金輝、汪衛東,以及上游局白格堰塞湖應急監測團隊的先進事跡,深深感染了與會干部職工。大家表示,要以榜樣導航,用先進激勵,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為長江水文更美好的明天而不懈奮斗。現將報告會先進事跡材料刊發于此,供大家學習參考。

國之重器有巨匠

——記長江委原總工鄭守仁

講述人:長江委國科局 楊琳

尊敬各位領導、同事:

大家下午好!很榮幸作為代表為大家講述“國之重器有巨匠”的故事。

有人說他是“三峽之子”,有人稱他是“當代大禹”,有人贊他為“工地院士”“水利工程師的標桿”。55載水利工地為家、9000多個日夜守護三峽大壩、兩次患癌仍堅守三峽工地……他早已把自己的生命和三峽融為一體!他,就是長江委原總工程師、三峽水利樞紐工程設計總工程師、中國工程院院士鄭守仁。

一生治水:不居功,不爭名,始終以黨和人民的事業為己任

1940年,鄭守仁出生在安徽省潁上縣淮河邊的小鎮潤河集,“大雨大災,小雨小災,無雨旱災”,他的童年經受了淮河水患之苦。1948年冬,家鄉解放,淮河沿岸在毛主席“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指引下,開展了大規模的治淮工程建設,在鄭守仁家鄉修建了潤河集水利樞紐工程,這是淮河上修建的第一座水利樞紐工程。鄭守仁親眼看到了這座治淮工程建設的過程,深刻感受到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治理淮河,變水害為水利是為民造福的偉業。他下定決心:長大了也要獻身祖國的水利事業。1963年,鄭守仁從華東水利學院河川樞紐及水電站建筑專業畢業,分配到長江委工作。從此,他的腳步從陸水到烏江渡,從葛洲壩到隔河巖,直至三峽,一生與水利結緣。

鄭守仁從事水利工程設計55年,1997年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負責的工程設計項目榮獲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和一等獎各1項、二等獎2項;國家優秀設計金獎2項、銀獎1項;省部級科技進步特等獎1項,一等獎4項;發表學術論文50余篇,出版專著6部;榮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先進工作者、何梁何利基金科學與技術進步獎、錢正英獎、湖北省科學技術突出貢獻獎、省部級勞模、湖北省優秀共產黨員、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和優秀科技工作者等眾多獎勵和榮譽稱號。

其工匠精神獲國際大壩委員會高度贊譽,2017年7月,榮獲國際壩工界最高獎項——國際大壩委員會終身成就獎。

三峽脊梁:創新引領,攻堅克難,帶領設計團隊攀登世界大壩建設高峰

鄭守仁在條件異常艱苦的情況下,擔負起葛洲壩導流圍堰和大江截流設計的重任,提出“鋼筋石籠”龍口護底方案,大大減少進占拋投料的流失,實現人類首次腰斬長江,世界為之震驚!

1994年,鄭守仁全面負責三峽工程設計工作,主持、研究工程建設過程中所有與設計有關的技術問題。為打好“右岸一期土石圍堰優化設計”這一進軍三峽的第一仗,鄭守仁和團隊扎根現場,反復研究、試驗,提出了“排淤擠淤”的設計方案和“內堵外排,保留粉細砂”的處理方案,保證了一期圍堰的順利建成,其基礎處理及施工方法優化研究更達到應用技術領域國際先進水平,節省投資近6000萬元,工期提前10個月,為三峽工程大江截流奠定堅實基礎!

1997年的大江截流是在葛洲壩工程形成的水庫中實施的,水深達60多米,超出一般特大型工程截流水深的兩三倍,江底還有20多米的松軟淤沙,截流難度之大,世所未有。面對難題,鄭守仁集中群體智慧,首創“人造江底,深水變淺”預平拋墊底方案,保證了大江截流順利實施。

2002年的導流明渠截流流量大,落差高,龍口合龍單寬能量世界第一,江底為人工開挖修整形成,平整光滑,綜合難度世所罕見。截流前,鄭守仁花了兩年時間,通過水工模型反復試驗和比較研究,提出雙戧截流、分擔高水頭落差的良方,采用“江底加糙”、上下游圍堰同時進占等重大技術措施,確保了截流順利實施、一舉成功!

三次挑戰截流長江這一世界難題,鄭守仁都是在工地上發現問題、研究問題、解決問題。他夜以繼日奔走在工地上,不辭辛勞地主持著一次次技術討論,事必躬親地總結著一項項技術資料。風雨無阻,節假無阻,病痛無阻!2500多次的現場討論,6800多萬字的會議紀要,500多期的工作簡報。一個個直擊心靈的數字鑄就了舉世震驚的三峽工程!

大國工匠:持之以恒、敢于負責,始終對工程質量一絲不茍

三峽工程的質量是千年大計,作為總工程師,鄭守仁始終把周恩來總理“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諄諄教誨鐫刻在心里,把工程質量看得高于一切。

對每一塊大壩基礎、每一項分步工程、每一次工程驗收,鄭守仁都嚴格把關,一絲不茍。當他看到多頭轉包、施工質量沒有保證時,奔走呼喊,直抒已見,不怕得罪人。工程驗收尤其是三峽工程重點部位的基礎驗收,鄭守仁必到現場,丁是丁,卯是卯,凡不符合設計要求的地方,絕不“少數服從多數”。

對發現的工程質量問題,除了向各有關單位反復強調進行處理外,他還提出技術處理措施補救,堅決不留隱患。在鄭守仁主持的優化設計下,僅主體工程就節省混凝土100多萬立方米,節約投資3億元。

提起三峽工程的質量,鄭守仁自豪地說“三峽工程穩定運行了十幾年,沒有出現過質量問題;大壩靠近壩基的最低一層廊道我們可以穿著布鞋進去,右岸大壩400多萬方混凝土沒有出現裂縫。”

不忘初心:牢記誓言、淡泊名利,始終踐行水利行業精神

55年來,鄭守仁不忘初心,始終踐行著入黨誓言。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的生命與大壩、與水利緊緊地連在了一起。

女兒出嫁的日子,他沒能到現場送去祝福;父母生病的時日,他沒能守在塌前親自照料。

但他把自己的大愛貢獻給了熱愛的事業和親愛的同事,獎金、稿費、講課費,如數捐出,捐款的匯款單上只寫著——“長江委一職工”。鄭守仁在三峽壩區的家——兩個小房間,分別只有十幾平方米。臥室里,擺下一張床后,空間就所剩無幾,一張桌子、一個簡易衣柜,就能把逼仄的余地占據,桌上擺滿了瓶瓶罐罐的藥。身為院士和領導,他堅持和普通員工吃一樣的食堂三餐。除了在辦公室,他最常去的就是工地,即使是除夕夜也雷打不動。他患有肝病和高血壓,但為了更方便工作,他拒絕住院治療,長期靠安眠藥入睡,即使吃兩三粒仍只能睡兩三個小時。

長期駐守工地極為簡陋的生活方式,超負荷的運轉,讓鄭守仁積勞成疾。2005年8月,鄭守仁因癌癥住進醫院。術前的一個雙休日,趁醫生不在,他卻從醫院跑回三峽工地,要求千方百計做好混凝土的溫控防裂工作。2015年,鄭守仁不幸又患了另一種癌癥,術后至今每三個月仍去醫院做治療。可即使退休了,他仍帶癌堅持工作,或參加三峽有關技術咨詢研討,或輾轉重點工程工地進行技術把關。

名和利,鄭守仁視之為過眼云煙。對于榮譽,他總會說:“這不是我個人的功勞,而是群體的功勞,領導這么信任我,讓我負責這項工作,責任是主要的,經濟上的需求是次要的。我們搞技術工作的會把這些東西都看的比較淡薄一些。”

今天,79歲的鄭守仁仍抱病堅守,爭分奪秒地忙碌著整理總結三峽工程有關資料,230萬字的《長江三峽水利樞紐建筑物設計及施工技術》已由長江出版社公開出版,200多萬字的《長江三峽工程關鍵技術研究與實踐》雛形初現。熟悉鄭守仁的人知道,他,正在跟時間賽跑!他,正拼盡全力,續寫不變的忠誠與擔當!

責任編輯:楊杰
關閉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基本走势